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人妻小说

鲜花插在残废上



  马大庆并不是因为长的出奇的帅才娶到陈青青。

  马大庆的长相虽然不是歪瓜裂枣的样子,但相去也不会太大,一米六五的个子已经属于残废级的,再加上一双小眼睛,走路外八字,除了马大庆的母亲认为儿子还是蛮好看这样的感觉外,估计没人会说马大庆是帅哥。当然,那些左邻右舍的,要拍马大庆老爸马屁的村民除外,刚过去的动乱,人民对干部的敬畏心是可想而知的,哪像现在敢对着镇领导拍桌子的屁民比比皆是。

  马大庆的母亲到陈青青门上去去提亲,几乎没有遇到任何的阻力,顺利的让人不敢想象,陈青青的爸妈头点的如鸡啄米,原因:马大庆家庭殷实,老爸是干部,据说要往上调。这样的人家,女儿嫁过去没苦吃,将来是过日子的,不是靠脸吃饭的,这是陈青青父母一致的看法。

  陈青青和姐姐陈莹莹简直不像一对姐妹,陈青青脸蛋如鹅蛋,腰身如柳枝,胸脯像满月,臀部圆圆翘翘的,身材也有一米六五。而陈莹莹怎么看就是个长相一般,身材一般,个子也一般的农村妇女,姐妹俩一个西施,一个东施,根本没有可比性。陈青青在看到马大庆的长相后虽然心里不满意,但马大庆的父亲可是干部,嫁过去将来日子也好过,既然父母同意她也答应了。虽然很多村里人都私下议论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那个时候订婚彩礼八百八十八是个大数字,陈青青的爸妈嘴笑的都合不拢了。马大庆的母亲财大气粗的对青青父母说,嫁妆就不要了,由男方办,把青青爸妈感动的差点泪奔,就差倒地磕头了。杏吧首发

  马大庆和陈青青的婚事就定了下来,场面非常热闹,四乡八邻的都赶来想分块喜糖,穿开裆裤的孩子盯着炮仗跑,年纪大的老人身上穿着打着补丁的衣服也玩命的往里挤,但结局肯定是淘汰,因为年轻人的力气大,想教训又不敢,人家是办喜事,何况还是书记家。

  于是,马大庆找陈青青出去看电影,上街也就成了理所当然。一开始马大庆看到陈青青那个美样虽然心里如螃蟹一样,但表面上还是显得比较斯文,一次看电影回来雨下的很大,两个人又没带雨具,只得想等雨停了再走,可是雨似乎没有停息的意思。这时马大庆看到一百米处的一家旅社,那家旅社他经常和狐朋狗友在那里玩,旅社的人都混熟了,一个念头从马大庆的脑子里生了出来,能不能把未婚妻骗到旅社去住下来,说不定会成就好事呢?于是马大庆拉着陈青青的手说旅社有熟人,那里能借到雨伞,陈青青信以为真,可是到了旅社,旅社的一个男服务员说没雨伞,马大庆装着很着急,其实在进旅社的时候他就给服务员使眼色了。“要不,我给你们开两间房吧,明天一早再走?”男服务于说道。陈青青一想也只能这样了,何况是分开睡也没有想太多。

  让陈青青没有想到的是,马大庆上楼以后就直接跑到她的房间把门关上了,陈青青吓了一跳:“马大庆你想干什么?”。“你是我未婚妻,你说我想干什么啊,呵呵,你反正早晚都是我的人啊,青青,求求你就让我睡了你吧。我熬的快疯了。”马大庆求道。“不行,我们还没结婚,不可以这样的,传出去人家要笑话的,你马上出去。”陈青青一口拒绝了。“你怎么这样啊,现在已经开放了,你怎么还这么保守啊?求求你了,给我吧。”马大庆继续恳求道,并且走到了青青的身边抓住了青青的手,“你放开,不放开我叫了,我真叫了。”陈青青脸羞的通红,“你叫好了,人家都知道你是我未婚妻,我不怕,你叫了人家来问,既然不愿意你跟男朋友来旅馆干什么啊,到时你我都没面子不是,那样人家才要笑话呢。”马大庆软硬兼施道,陈青青被马大庆这么一说也没有了主意,看到陈青青不说话,马大庆的胆子大了起来,他抱住了陈青青开始吻她的嘴,陈青青剧烈的反抗起来,可马大庆的力气太大了,纠缠时,两个人倒在床上,马大庆压在了陈青青的身上,陈青青两个丰满的胸更丰满了,马大庆的手摸了上去,陈青青魂几乎都飞了,想要打开马大庆的手,可是失败了,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大腿上有个硬硬的东西抵在上面,而此时马大庆已经解开了她的衬衫,把手摸上了她的胸脯,就这下她的全身都僵硬了,一种莫名的无力感让她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她双手捂住脸,泪水哗哗的流了出来,马大庆此时哪里会顾及陈青青哭不哭,不一会的功夫把陈青青剥的一丝不挂,哇靠,未婚妻也太美了,两个奶子浑圆的,乳头鲜红的,尤其那细腰,那平滑的小腹,还有长着稀疏阴毛的小穴,陈青青只顾默默流泪,她哪里知道,马大庆已经把粗大的肉棒对准了她的小穴。毕竟马大庆也是第一次,满头大汗也没能把自己的肉棒插进陈青青的小穴,他很郁闷,于是分开陈青青的腿看了起来,这一看,他发现了秘密,因为陈青青刚才小穴在马大庆肉棒的摩擦中已经有了反应,那道紧密的肉缝开始湿漉漉的往外流水,“是不是分开这个肉缝里面就是自己肉棒可以插进去的洞口啊”马大庆想到,于是,他用手指分开了陈青青的小穴,肉缝里呈粉红色,马大庆看到了一个很小的洞口,难道肉棒就是插进那个小孔里,这能插的下吗?马大庆有点怀疑也有点犹豫。不管了先试试,不行再找,马大庆把肉棒放进了湿漉漉的肉缝中间,他开始慢慢往里顶,还别说真进去了一点点,可让马大庆没想到的是,躺在床上哭泣的陈青青突然双腿夹了起来,膝盖也顶住了马大庆的胸,“疼。疼。”陈青青如蚊子一样的声音。“听人说一开始都疼,我轻一点好不好?”马大庆见陈青青流泪还说话心里一喜。“啊,疼死我了,疼死我,疼死我了,求求你拔出来啊。”陈青青嚎啕大哭道,马大庆吓得马上把刚才奋力才插进去肉棒拔了出来,他看到自己的肉棒上和陈青青的小穴上都是血,这下真把他吓着了。陈青青哭的很伤心,马大庆像闯了大祸一样六神无主了。

  这一夜,马大庆再也没敢把肉棒插进陈青青的小穴,他抱着陈青青哄了几个小时才让她不哭了,直到早上阳光从窗户照了进来,马大庆才认认真真的看到了裸体的陈青青,未婚妻实在太美了,全身白嫩细腻没有一丝的瑕疵,他看到未婚妻曲起的腿之间那道吓着他的肉缝,现在这道肉缝看上去就像一个已经裂开的小馒头特别的好看,他的肉棒又硬了起来,于是,他从陈青青的背后把肉棒靠在那到肉缝口,轻轻的顶了起来,马大庆的动作惊醒了睡着的陈青青,回头她看到了和自己赤身裸体睡在一起的马大庆用一个粗粗的肉棍子在自己的小穴上磨,她的脸马上红了:“别磨了,痒,痒死了。”陈青青用手蒙住脸说道。“青青,我昨晚插进去了,可你哭我马上拔出来了,让我再插一次好不好,疼我再出来。”马大庆说道。陈青青没有说话,她知道昨天自己的处女膜已经被马大庆破了,到了这个地步反正是马大庆的人了,迟早是他的。没有说话,就表示陈青青愿意试一下,马大庆开心极了,他分开了陈青青的腿伏了上去,陈青青这次没有反抗,反而配合把腿分的更开了,马大庆和昨晚一样插进去一点点不敢动了,这个不动反而正确无比,因为陈青青的淫水被刺激后才流了出来起了滋润的效果,而陈青青虽然感觉下面有点胀,但却有别样的舒服,她不自觉的把自己的小屁股顶了一下,马大庆见陈青青主动顶了一下,说明青青没有那么疼了,他开始慢慢的顶进去,一半进去了。“有点疼,你慢点,轻点。”青青蒙住脸,但马大庆看到青青脸上好看的红晕,花了五分钟,马大庆才把肉棒完全插进了陈青青紧紧的小穴。“啊,怎么这么胀啊,好难受啊。”陈青青的小屁股动了动说道。马大庆这下得到了鼓励,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嗯,嗯。”青青的嘴里发出了呻吟,马大庆也感觉到肉棒在小穴里被紧紧的包住了,他的动作开始加快,“嗯嗯呃,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陈青青的呻吟声好听极了,这就像战场的士兵听到了号角一样,马大庆开始快进快出,淫水从青青地屁股股里流到了床单上,“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受不了啦,怎么这么难受,哦哦,嗯嗯嗯嗯。”青青的屁股开始拼命往上顶,马大庆脑袋嗡的一下,然后猛烈的撞击了两下“哦哦哦哦哦”,他把自己的童子第一次精液送进了同样是处女的青青的小穴里。青青的双腿此时也勾住了马大庆的屁股,然后全身颤抖起来。

  不到一个月马大庆就把陈青青果断给办了。先苦后甜,没多久,陈青青被马大庆死缠烂打的哄到家里,几乎天天春宵,青青也尝到了和马大庆做爱的甜头。马大庆的父母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年轻人嘛,理解,早点抱孙子不是好事吗?

  果然没多久,马大庆的爸爸成了国家干部,到镇里做领导了。也是这一年,马大庆和陈青青结婚了,对马家来说是双喜临门。

  幸福洋溢在马家的上空。

  马家的天空都特别的蓝。这句话是马大庆结婚那天拿到一大把喜糖嘴上留着白胡子,上衣五颗纽扣还剩一颗的村子里八十五岁高龄的袁爷爷说的。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