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baidu
首页 >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在家被玩弄的熟女

我叫岸村知美,三十四岁,家庭主妇。身高160㎝,54㎏,B88、W62、H86。

结婚已经十四年了,我只有一个儿子,他今年十三岁,叫岸村州和。

最近,我有一些关于儿子的烦恼,可能儿子已经到了对异性好奇的年龄,近来,他总是约三五知己朋友到家里,将房间锁上,和朋友一起看录影带。

原本看录影带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他们看的应该是……色情录影带。因为有时我经过,听到隐隐约约传出的声音,那是一些荡人心魄的呻吟声,相信州和看的不会是什么正经的录影带……州和总是神神秘秘的,对这方面的事情绝口不提,即使有时我转弯抹角的套问他,也问不出什么,总是被州和顾左右而言他,被他巧妙地拨开了话提。

为了证实州和是否学坏了,这一天我趁州和不在家,到他的房间去搜一搜。

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好的,既不尊重儿子的私隐权,又有点像……当小偷的感觉,这和我从小受到的良好教育完全不同,所以我感到很矛盾,一方面我想知道州和搞什么鬼,另一方面,这样子偷偷翻弄他的东西,实在是不好……可是好奇心毕竟占了上风,而且我安慰自己,对自己说,这是为了了解自己的儿子,为了他好……结果在我在他的书桌柜子中,找到一盒录影带。

我用州和房中的录影设备看这录影带(我们家算是有点钱,不愁生活的,儿子的房间可不小,音响设备也齐全,电视、录影机等等当然都有),果然,这是色情录影带,片子是一位中年妇女和四个少年的性交场面。那中年美妇被人用绳子捆绑,被四个少年侵犯。

看着这么激烈的片子,不禁令我面红耳热,呼吸不自觉的急速粗重起来,下身有点热热的感觉……想到自己身为一个母亲,在儿子的房间看三级录影带,真的是令人害羞……和我的预料一样,州和长大了,开始懂得「性」这方面的事情。可是想不到州和看的居然是性虐待式的片子,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刺激的事情,因为我们家一向非常保守,对性教育总是避而不谈的。

我的儿子竟然对这些有兴趣,真的大出我意料之外。不过,男孩子对这方面好奇,是很自然的事,并不令我感到特别惊讶,令我吃惊的是……片子去到中段的对白。

「妈妈,我要插入去了。」

「呀……停手,不要啊……哲郎……」

「啊……妈妈,我已经插入去了,插入你的小穴去了。」「喂!哲郎妈妈,用你的口服侍一下我的阳具吧!」什……什么?!哲郎不就是我儿子州和的朋友吗?这……这是他们自拍的录影带?!不是买回来看的片子吗?而且是哲郎强奸妈妈的录影带?还和朋友一起侵犯妈妈……呆呆的看着画面,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片子是真的吗?太……难以置信了!

「喂喂,下一个轮到我呀!」一直在暗角的少年大叫。

这少年……是我的州和!天啊!州和居然会参加这种禁忌的乱伦强奸!

「妈妈,你居然偷看了我的录影带……」突然,一把熟悉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原来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不知何时,州和已经回家了。

知美:「因为……最近你的房间常常有些奇怪的声音传出来,所以我……」知美被州和看到自己趁儿子不在家,偷偷的在儿子房间中翻箱倒箧,不禁有点心慌意乱,觉得很不好意思。一时之间,也忘了问录影带的事。

州和:「这样就可以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搜我的房间了吗?」知美:「嗯……你怎么对母亲这么凶恶啊?大叫大嚷的……还有,这录影带是什么一回事?你……」突然,有几个少年进入州和的房间,是录影带上的少年!哲郎他们!

州和:「既然你看到了……嘿嘿……」

哲郎:「原本下一个对手还未轮到州和的妈妈的,不过既然给你看到了,没办法……反正带齐了摄影器材……」「动手吧!」不知是哪个少年说。

「不要!好痛,你们想干什么?停手!」知美开始明白他们下一步想怎样,单是想一想将会发生什么事,她就吓得全身都冒出冷汗来了。

知美一个妇道人家,力量怎及得上四个身强力壮的少年?虽然她不停挣扎,但很快,便被他们脱去穿着的围裙、毛衣,双手反缚在背后了。全身衣服被强制的脱下来,优美曼妙的身材、雪白滑腻的肌肤,便出现在一班年纪远比知美小的少年面前,知美感到非常狼狈和难堪。

「你们……停手啊!不要看!不要看我!」知美吓得不断大叫。也难怪,在四个少年面前裸露身体,而且有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知美的惊慌和羞耻,是可以想像的。

「邦洋,把摄录机从袋子里拿出来吧。」州和不理会母亲的叫喊,对其中一个少年说。

「……不愧是州和的妈妈呢,比哲郎妈妈更有魅力啊!看看她的小穴,颜色比哲郎妈妈鲜艳多了。」另一个少年万次说,一边用手拨开知美的阴毛。

「别……别碰我……」知美感到自己下身被人触摸到,忍不住悲鸣。现在,她已经知道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事了,即使是想像,知美就已经惊得浑身发抖了。

「对……比我妈妈更性感呢……」哲郎也感叹。

「不,哲郎妈妈的温婉可人,也是第一流的,虽然身材没我妈那么突出,但那种富母性的身体,更令人兴奋啊!」州和露出淫邪的笑容,对哲郎说。

「对……哲郎妈妈那种丰满而略为松弛的肉体,好像开到荼薇的玫瑰一样,柔软、温润。真不愧是熟女啊!比青涩的、蹦得紧紧的少女,更有一股成熟而妩媚的味道……」邦洋也感叹着说,看他的表情,肯定是在回味上一次和哲郎妈妈亲热时的情况吧。

「你们……是不是人?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知美头脑一片混乱,在这情况之下,她居然追究起原因来了。

被儿子和他的朋友评头论足,而且连最隐密的私处也暴露在他们面前,知美感到身体发热,对这从未想像过的场面,知美实在不知所措。

「嘿嘿……没什么,这是我们的兴趣。我们四个志同道合,组织了一个『奸母同好会』,原本呢,继哲郎妈妈之后,下一个是轮到万次妈妈的,不过给妈妈你知道了我们的秘密,为了封着你的嘴,只好先到你了……」州和轻描淡写的对知美解说。

「你们……疯了,我一定会告诉给你们的父母、不,是警察知道的……」知美大叫。她的冷汗开始渗出来,面色也显得苍白,身体虽然赤裸裸的,却感到异常的燥热,看来这几个离经叛道的少年的所作所为,令知美的精神受到很大的震撼。

「不,你不会的,因为如果你这样做的话,一会儿拍的录影带,就会在世界各地流通了,邦洋甚至会将录影带放上自己的网页的。到时,妈妈你给我们凌虐的片断,就会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了……嘿嘿嘿嘿……」州和冷笑着说。

「……」知美吓得面色发白,说不出话了。

想不到这几个少年居然这样变态,而且自己的儿子也是这样……知美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了。甚至,她觉得这只是一个梦,现实中的州和,是她的好儿子,乖儿子,怎会干这些丧尽天良的禽兽事情?知美心底里,宁愿相信眼前的只是恶梦。

她开始不懂得分别现实和梦境,潜意识中,她想逃避这个令她难以接受的现实……可是,现实总是残酷的。

「州和妈妈,向镜头笑一笑吧。」邦洋已经准备好摄录机,对准知美的面孔和赤裸的身体了。

「不!不要!」知美惨叫。

万次在知美身后轻轻一推,双手被反缚的知美失去平衡向前仆倒。因为双手失去自由,身体便伏在地上,只靠头、乳房和膝盖支撑着,屁股自然高高挺起。

「好雪白的大屁股!州和,你妈妈的身体真的很性感啊!」万次在知美的背后,看着知美的身体。

「我妈妈当然漂亮,我常常偷看她洗澡,这点我可以肯定。」州和骄傲的说道。

「州和……你……」儿子竟然常常偷看自己洗澡,而且在朋友面前自夸,知美不禁双颊绯红。

「不如用绳子把她的胸脯缚起来吧,这会更加显得她性感的。」哲郎提议。

「好,这样拍出来的片子更美,而且她会更加觉得羞耻的。这样一来,她就不敢告诉别人知道给我们强奸了。」邦洋一面用摄录机拍着知美,一面和议。

州和找来一条绳子,绕着知美的胸脯和手臂上下紧紧缚着,令到原本已经很大的乳房现在更是高高挺起。

「停手……很辛苦……」知美觉得自己呼吸困难。

「不要紧的,很快妈妈就会习惯了。」州和面上挂着一抹冷酷的微笑。

万次再将知美摆成小狗般的姿势,挺起臀部,知美觉得这姿态太羞耻了,面上的绯红直红到耳根。

哲郎的手开始不安分了,他抚摸着知美的小穴,「咦?知美妈妈刚才看录影带时,觉得很兴奋吗?还是给我们用绳子缚着有性感了?小穴湿湿的耶!」哲郎有点惊讶,不禁说了出来。

「啊?想不到妈妈这样容易就兴奋起来了呢,是因为爸爸去了外国出差,欲求不满吗?」州和带点轻蔑的眼光看着妈妈。

知美觉得很羞耻,被自己的儿子这样说。不过,或许州和真的说对了?因为丈夫已经有一段长时间不在身边,身体得不到慰藉。而且丈夫一郎是个性观念非常保守的人,不但造爱时会熄灯,又只懂得用正常位。

他根本上对性爱完全不热中,就只懂得工作、工作、工作。所以当知美看到刚才的录影带,的确受到很大的震撼,身体深处竟然感到发热,而且在几个少年面前被赤裸缚起、摆出羞耻的姿势,还有一个是自己的儿子……这些官能上的刺激,令知美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也好,既然已经湿了,前戏也不用了,直接进入吧!反正我已经等不及了啦!」万次开始脱掉自己的衣服。

「不用客气,反正下一次轮到万次妈妈时,到我第一个上的。」州和笑说。

「州和!你……停手啊!我不要!」知美吓得不断挣扎,怎么可以在儿子面前……知美脑中一片混乱。

虽然不断挣扎,可是被绳子捆绑着的人,可以挣扎到什么程度?很快,万次就摆好姿势,准备进入了。

「州和妈妈,让我们合而为一吧!嘿嘿嘿……」万次在知美的屁股上打了一下,「啪!」的一声清脆声响,足以证明知美的屁股弹力十足,知美虽然不觉得痛,但精神上的屈辱,加上从后背位进入,令知美非常羞赧,面上红得好像滴出血来。

「啊……呜……停,不要……」知英感觉到自己最羞耻、最隐秘的部份,被自己儿子的朋友侵入了。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被侵犯……一方面觉得羞耻,另一方面,被凌辱而产生的感觉,不断刺激她的身体,作为一个女人,她觉得好兴奋,可是理性却告诉她这是不应该的……两种感觉不断在她脑海里交战,知美脑袋开始混乱了。

万次慢慢的将自己的阳具插入去,知美感到自己的下身被一根灼热的棒状物一寸一寸的深入,可是,因为之前的官能刺激,下身渗出不少蜜汁,所以她肉体上不觉痛苦,反而有异样的充实感。可是,精神上的痛苦却非常大,尤其是理智和情感起的冲突,令她更不知所措。

万次开始不断在知美小穴内抽插,知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有异物在进进出出,这虽然令她久旷的身体非常受用,可是理性却告诉她,这是不可以、不应该的,因为她是被人强奸的,而且自己的儿子在看着,但身体却无视知美理智的呐喊,忠实地将性交产生的快感传达给知美。

万次用双手将知美从后抱起,因为知美双手被反缚,万次抱着知美的纤腰,令知美从俯伏在地上变成上身挺起,只用膝盖和被插着的下身支撑,乳房更形突出。而这个有点似跪坐的姿势,亦令万次的阳具插得更深入,知美受到的冲激也更大,知美不禁「呜」的一声叫了出来。

万次对着知美的耳边说:「怎样呀?州和妈妈,舒服吗?觉得如久旱逢甘霖吧?在儿子的面前被奸淫,是不是特别兴奋呢?」万次说话时吹出的暖气,轻轻拂动着知美耳边的发丝,知美感到痒痒的,耳珠受到的刺激似乎令她的身体感到更兴奋了,看来耳朵也是她的性感带之一。

知美:「不……没有这回事……你……快住手……呜……」哲郎一直在旁边看着,笑说:「嘿嘿……别说谎啦,州和妈妈。你看,你的乳头已经勃起了,这是伯母已经有性感了、有性兴奋的最好证明。」说着说着,哲郎开始搓揉知美被捆绑的硕大乳房。

「啊!停手!别摸……不要……」知美觉得羞死人了,被一个少年强奸,又同时被另一个少年抚摸胸脯。更该死的是,知美在这情况之下竟然会感到兴奋,乳房好像有电流通过似的,在少年的抚摸之下,官能上的欲火不断冲激着她,而下身在万次不断抽插下,淫水一路流出,这些不能掩饰的生理反应,让这几个少年都知道:知美非常兴奋,这令知美感到羞惭欲死。

万次:「啊……伯母的小穴好温暖、好舒服啊!夹得我的小弟弟好紧……又湿润……不愧是人妻呢,果然是州和的妈妈耶,真有水准……嗯……」「伯母的乳房也是一流的呢!又白又滑,乳尖是漂亮的深红色,像车厘子似的,而且很丰满啊!又柔软……唔……太幸福了,能够玩弄这对乳房……州和,你妈妈真的好漂亮啊!又高贵……有这样的妈妈,你太幸运了……」哲郎不断的揉搓着知美的乳房,又用姆指和食指搓弄乳首,一边对州和说。

说着说着,哲郎忍不住用口含弄知美一边乳尖,知美想不到哲郎会突然这样做,「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她只觉得好像被电流电了一下似的,乳尖传来又麻、又痒的感觉。

知美听到儿子的好朋友这样「赞美」自己,黄豆般大的眼泪忍不住大滴大滴的落下来,她觉得好羞耻啊!可是,羞耻度和兴奋度却相辅相成,她居然愈来愈兴奋了,她害怕自己会终于忍无可忍的发出呻吟的声音,如果在他们面前叫床的话,岂不是等于告诉这几个少年,知美在性交中有性高潮了吗?还有什么颜面骂他们强奸呢?

邦洋拿着摄录机,在知美四周走来走去,不断寻找好位置,录下知美性交的耻态。不愧是天才少年摄影师,对摄影果然有天份,在邦洋的镜头下,知美的羞耻、知美的性感、知美的一切一切美丽,都表露无遗。一个中年美妇在两个少年的抚弄之下,那种欲拒还迎的美态,令身为儿子的州和,也看得血脉贲胀。

州和走到妈妈身前,扶起知美的头,冷笑说:「妈妈好性感……嘿嘿,你的口闲着也是闲着,就服侍一下儿子的那话儿吧……」「什……什么?!……州和……」知美不知说什么才好。

「妈妈,别咬你儿子的宝贝啊!哈哈……如果你乱来的话,明天你的录影带就会放上互联网任人欣赏的了。录影带的名字……不如叫做《近亲相奸!凌虐妈妈》如何?嘿嘿……一定有很多人有兴趣看的,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女主角。」知美听到自己的儿子说这些说话,简直有眼前一黑的感觉,为什么州和会变成这样的?恶魔……这真的是我的儿子吗?恶魔少年……「呜……你们是恶魔!恶魔少年……」知美哭诉着。在官能火焰的燃烧和煎熬中,知美竭力用理性去对抗着。

「啰嗦!妈妈你也很兴奋嘛……你有很高的被虐质素啊!让做儿子的我将妈妈调教成性奴隶吧!你会更高兴的……嘿嘿……」州和似乎有虐待狂的潜质,真不愧是恶魔少年。他一面说,一面把阳具塞入知美口中,知美不敢反抗,只得发出「呜嗯呜嗯」的反对声音,接纳亲生儿子的肉棒。

「好啊,将我们的妈妈都调教成性奴隶,那便可以互相交换了!哈哈……组成性奴母亲俱乐部如何?可以招收更多有美丽妈妈的同好者……」哲郎很快就想到更邪恶的计划了。

「不错嘛!州和妈妈的高贵性感、哲郎妈妈的温柔羞怯、万次妈妈的娇艳惹火和我妈妈的爽朗泼辣,各有各的味道呢……如果可以来个亲子乱交派对那就好了……」邦洋一面摄影,一面对其他少年说。

虽然知美上下两洞口正饱受攻击,可是耳朵也没闲着,听到这班极恶无道的魔性少年讨论的计划,心底不禁凉了半截,如果情况真的如他们计划般发生,实在是比死更难受。可惜,自己的把柄已被他们牢牢握住,似乎除了顺着他们的意思之外,知美便再没方法反抗了……但另一方面,近亲相奸、SM捆绑、杂交轮奸的官能刺激,的确令原本性观念保守的知美,在肉体上感到前所未有的性高潮。拥有高贵气质、端庄矜持的美丽夫人,在亲生儿子和他的朋友的百般玩弄之下,理智上虽然知道这是不对的,可是生理上却渐渐屈服了,尤其是因为近年来,州和的父亲因为工作繁忙,和知美已经有很久没有行房了(即是近年社会上所谓的「无性夫妇」)。

一旦被挑起了情欲,知美的身体就好像缺堤泛滥似的渴求性的欢愉,理智的压抑变得软弱无力……难道自己以前的保守贞洁,都是假的吗?以前都只是受到教育而压抑着,其实真正的自己,是淫秽的女人?被亲生儿子和他的朋友一起轮奸凌辱,居然还会感到兴奋,而且比往日更能享受到性爱的欢愉,发现到自己有这样的一面,令知美开始怀疑自己,不禁在心里反问自己。

「怎样啦?妈妈,和亲儿子及他的朋友性交,上下两个口都同时填满了的感觉如何?满足吧?比爸爸一个更能令妈妈你满足吧?」州和享受着妈妈的唇舌侍奉技巧,一面向妈妈讲下流的淫荡说话,令知美感到难为情。

「妈妈,你的舌头技术不错啊!是不是常常服侍爸爸所以习惯了?嘿嘿……的确是厉害的口舌服务呢……妈妈,努力一点!」州和双手捉着知美的头颅,腰部前后郁动,直往知美口腔深处插入去,知美感到呼吸困难,发出「呜呜嗯嗯」的难受叫声。州和陶醉在奸淫母亲口腔的快感里,才不管知美的死活。

万次经过这么长久的活塞运动,快感已经到达临界点,于是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大叫:「啊……要射了……」知美听到了这句说话,感到非常害怕,于是立刻挣扎着放开州和的阳具,让口腔获得自由,大叫:「不……不要射在里面!拔出来!拔出来!」可是太迟了,就在知美的叫声中,万次把自己的精华一滴不漏地射入知美子宫深处,知美甚至可以感受到热烫的精液像子弹一样射击,撞上子宫壁。

同一时间,州和捉紧知美的头,将阳具再插回去,加速的活塞运动,令州和也到达高潮,无情的精液,激射入知美的口里。因为州和插得太深入了,令知美不断咳嗽,儿子的精液就从口角流下来。

哲郎亦不断的搓揉和含弄知美的美乳,知美在三方面的攻击之下,长期没有性生活的她,终于到达了久违的高潮,阴道内部不断的抽搐收紧,幸好仅馀的理智令她不至尖叫或说出下流的说话,只是双眼反白失神晕到。

邦洋用摄录机完美地拍下了知美最动人的一刻,当知美昏倒之后,就立刻换人。

所以当知美悠悠醒来,发现自己仰卧在地上,双手仍然反缚在背后,双脚张开,两脚脚踝中间绑了一根木棒,令她不能合拢双腿,两脚自然被缚成M字型,阴户大大地张开,而邦洋正趴在知美身上,努力地抽插知美的小穴。

而拍摄的人,已换了人,是……州和!儿子拍摄母亲的性交场面,知美觉得好害羞,但因为刚刚的高潮,加上被奸淫已经过了不少时候,知美比不上少年的精力旺盛,只能无力地摊在地上,气喘嘘嘘的,任这班少年拍摄和凌辱。

就这样互相交替,知美足足被四个少年奸淫了十多次,除了州和插入知美的小穴时,知美曾经大力挣扎和抵抗之外,其馀时间,知美已经筋疲力竭,只可以静静地软摊在地上,让少年任意奸淫。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